许诺良辰。

Conner is the sweetest thing,god I love you.

Pilgrimage





>



“我不回来了。”


“什么?”

电话另一端的罗宾似乎还没从闲里偷来的瞌睡里清醒过来,他被睡眠锈住的脑袋还没法运行起来,没法理解康纳所说的一切。

“也许我不会回来了,提姆。”

电流的杂音,风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传进提摩西的耳朵里,被重复了一遍的那句话让他不由得攥紧的手机,然后迅速地在大脑里搜寻关于——康纳——出行——回归——之类的关键词。

什么也没有。

“我不…”

一个未完成的句子,外加骤然击中他的记忆。

康纳那一头传来的噪声一直没有停歇,然后他试图开口,说点什么,只要能让他留下来,任何事。

但提姆能感到自己的嘴唇被紧紧黏在了一起,几乎像是有谁在他休憩的时候开了个恶劣的玩笑,把强力胶涂在他的嘴唇上,之类的。

他的喉咙因为缺水而发干,被留在嗓子里的沙砾在他的喉咙里跳跃,一刻不停地折磨着他。提姆用力撕扯开粘黏在一起的两片唇瓣,声音含着刀片的喉咙里飞出。

“别走,康纳。”

大男孩渡着一层阳光的笑声被记录,通过卫星传播,最终抵达提姆的耳畔,如同无数细密的小虫钻出了手机,精准地找上了他的耳朵,将他的耳蜗当做全新的巢穴。

“太晚了,提米,我的护照已经盖上第一个章啦。”

有些时候提姆真的想因为康纳该死的固执而把氪石塞进他嘴里,或者是用氪石拳套给他的后脑勺来一拳,然后把他关进红太阳室里,让这个白痴冷静下来。

“呆在那儿,呆在圣让彼得港别走,你听见了吗——!”

提姆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开始咆哮了,也没有意识到他正在翻箱倒柜地寻找他的护照,或者是打开网页迅速浏览着飞往法国的航班。

“我的计划是今晚翻过比利牛斯山,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走慢一点。”说到这里康纳停顿了一下,他在和那边的人说些什么,提姆听清了。



Buen Camino.



“你知道的,尽可能拖久一点,让你…”

“闭嘴。”

他的话被提姆打断,完美冷静的蝙蝠侠门徒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愤怒,无措,甚至可以称得上恐惧的青少年。

一个青少年,仅此而已。

“就呆在那儿,我马上——老天,我马上就去机场,该死!”

他的声音和手指都因为心脏的加速而颤抖,直到半夜才有飞往法国的航班了,考虑到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二十五分,他只能选择其他办法。

比如说偷走蝙蝠喷气机。

“…你知道你没法阻止我的,对吧?”

“我说闭嘴!”

最后的吼声以后接着的是一个全休止符,提姆的嘴唇在颤抖,眼泪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掉落,还有打嗝似的哽咽,因为翻找变得凌乱的房间。

“我…天,康纳,我不是…”

他就要崩溃了。

 

 



提姆无法想象如果康纳走上那条路会发生什么。



“只是…别走,求你。”

超级小子当然听到了他的抽噎,但在抵达终点以前,他所有能做的只有放慢脚步,用三个月,四个月或许更多的时间来走完这条路。

“我必须去,你知道的。”

就像这么做就能留下过往似的。

他没法想象,可他又确确实实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他知道康纳会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人。

在他到底圣地亚哥大教堂的时候,将同时是新生与葬礼。

“别忘了我。”

这是康纳肯特留给提摩西德雷克的最后一句话,他挂掉了电话,手机留在山脚。

然后向着暴雪即将来临的比利牛斯山前行。











少年泰坦将不复存在,他经历过的一切,他的成长,他的牺牲,他失去过的他获得过的,以及他的名字——抵达终点的时候他甚至都不会再是康纳肯特,不会再是肯特家的一员。

从出发的那一刻起,他的历史从结局开始破碎。

一路上他曾经的所有痕迹都将被粉碎,消失,变成光下漂浮的灰尘,连记忆中也不复存在的传说。


>


梗源自朝圣之路,以及明年康纳回归,但回来的…算了。

字数很少,想写的差不多都写出来了,就这样吧。


Rofix:

飞船抵达加佩时已是清晨。这里比想象中暖和一些,不少雪雕师已经赶早开始工作。这里的雪无法变成冰,只是分子之间会不断的缩紧,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需要十年的时间就会成为一块暗蓝色的雪山岩。雪山岩是银河里最为坚硬的材料之一,其结构只有经历过绝对零度淬炼的斜长钛才能生成。但在加佩,这些雪山岩最初都是轻盈的雪花而已。工人会趁其柔软时将其打磨,然后放在冰窖里随其岩化。

[Kontim]Future End.


警告:OOC…!是作者内心对DC的咆哮(。

  

.
“你应该跟着麦迪逊,以防她出什么意外。”
提姆不清楚这个大白天就跑来喝酒的家伙究竟是被酒精控制了脑袋,还是说彻彻底底地疯了,但有一件事他能肯定,他的邻居名单里可没有这个人。
和麦迪逊的争吵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只是看上去事实并非如此。
“你@*&#的是谁?”
对方面前摆着的不是酒,提姆意识到了这个,而是一杯汽水。
“有没有人说过你留胡子很难看,提姆?”他拉下兜帽,会有不少姑娘为这张脸着迷。老天,提姆不合时宜地想道:他真不适合穿连帽衫。
所以这个混球是康,康艾尔,超级小子。
这一次,在提姆回过神以前,他的左手已经揪住了康的衣领,右手攥成拳头,只需要一秒他就能揍扁康的脸,然后把这个超级混球扔出酒吧。
不是说提姆想用拳头来招待“老朋友”…好吧,没错,他的确想用拳头作为见面礼,并且康没有反抗。
“你离开了少年泰坦。”
提姆这么说着,但他的拳头在颤抖,如同他的肩膀——颤抖,他并不好受,不如说是愤怒与悲伤混杂出的情绪在啃噬提姆的心脏。
“你离开了我们,康,就在我们极力证明费尔法克斯大屠杀的凶手不是你的时候…就在少年泰坦需要你的时候。”
康没有回答,同样的,他没法回答,因为那不是一个问句,这就是事实,他离开了少年泰坦,他应当为无论他说过的什么话负责。
“对不起。”
提姆听到他这么说。如同叹息般的低喃,曾经的红罗宾甚至以为这句道歉是他的幻听,是他浑身沾满了朋友的血液幸存,随之而来的愧疚所构成的幻觉。
“我很抱歉,提姆。”
这不是幻觉,提姆醒了过来,他不该陷入幸存者内疚的。
康看上去真诚无比,就像是在他向少年泰坦求助的时候,真诚又茫然,就像是在他说少年泰坦是朋友的时候。
“哈维斯特…我杀了藏在费尔法克斯的杜兰人,提姆,我不能继续留在少年泰坦,跟着哈维斯特离开是唯一的选择。”
“是啊,你就继续那样想吧。”
提姆发狠地甩开他的领口,愤怒变成了冷酷,就像熔浆被冷冻呼吸变成了冰块。
“你是个克隆人,没错,但你不是个机器人,你脑子里没有芯片,没有代码,因为你是个克隆人而不是机器人。”
康继续沉默着,就像他在地球战争时那样——沉默,不为所动。
“或许你应该庆幸你没上战场,类魔冲散了泰坦,其他人都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但是卡西,天。”
提姆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就一杯,他需要这个,酒精能防止他冲上去揍康一顿。
“…卡西的脑浆溅得我浑身都是,康。你说你无法感知到爱,就像坦克…或者枪,这就是你能找出的最好借口了吗?”
“……你离开了少年泰坦,为什么要现在出现?”
提姆看上去有些脱力,即使一颗天启星炸弹也能没做到这一点。
“因为你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提姆,我知道你想,把它当做是弥补吧,为我没有在少年泰坦需要的时候帮助你们,我应该来的,但是我没有。”
康咬着汽水瓶里的吸管,提姆才发现他嘴唇上的伤痕…一道斜着贯穿上下唇的伤痕。*
“我没法再为卡西做任何事了,至少我还能帮上你。”
这回轮到提姆不出声了,就像有一只知更鸟哽在他喉咙里,那只小鸟并不挣扎,尖锐的鸟喙几乎就要刺穿他的喉咙。
康握住那瓶汽水,与海洋有着相同颜色的眼睛错开了提姆审视的视线。
“未来会发生一些让你不得不参与进去的事,但是你想远离这些事,不是吗?”
死去的红罗宾用了十几秒来找回自己的声音,然后他放下空了的酒杯,缓慢地发出一个鼻音。
克隆男孩还在咬着无辜的吸管,他还不满21岁,提姆不该放他进酒吧的。
“我能帮你解决这些事,或者说是大部分,没什么差啦。我应该成为超人的,但是我让你们失望了,尤其是你…所以我想弥补这一切。”
接下来又是长久的沉默,康没法透露更多的消息,否则提姆一定会抢在他之前……
“好吧。”
他终于听见了回复。
“也许你该去佛罗里达,或者斯莫维尔,退休英雄的不二选择——嗷!”
这是提姆一拳砸在康脑袋上发出的声音,天知道他想这样做有多久了,现在他将这个想法付诸现实,并且对康的反应相当满意。
“我哪儿也不去,康。如果你所说的那些事最终还是会找上我,我会为此做好准备,但逃避绝对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经典。康捂住了脑袋,瘫在椅子上用眼神控诉着突然偷袭的家伙。经典的红罗宾对策。
“麦迪逊是我一生的挚爱*,我不能让她陷入危险,对这个我没法置之不理。”
“敬红罗宾。”
康举起那瓶已经快空了的汽水,等提姆装满他的酒杯。
玻璃碰撞带出清脆的声响,这是除去门外汽车喧闹以外,唯一的声源。
“敬超级小子。”
    
***
   
     
    
*Superboy:Future End一刊,康的嘴唇上有这样的伤痕。
还提到康的能力越来越弱,甚至无法飞行。

*末日未来原话…提姆说麦迪逊是他一生的挚爱。

记梗

镇魂驾校。
新报名学员郭小同学/超暴躁教练老楚

“教你多少天了?啊?!连个离合都不会松,曲线每次往花台上开,那么喜欢花台你他妈干脆把自己种上去得了!”
越怕越紧张越紧张越不会开的郭长城第十次熄火了。

(有空就写,这句话意味着永恒)

[郭楚]36 Degrees

       *郭楚‼️郭楚‼️郭楚‼️前后有意义‼️只是一个pwp‼️告白告了2K字超磨叽pwp‼️
       *因为是pwp所以R18注意🔞🔞🔞,链接走评论‼️
       *恋爱捅刀相声都齐活了可是作者还记得这是一辆车吗?(不记得了)

***
楚恕之倒是从没忘记郭长城等在他家门口那一幕,只是没想到这功德枷都卸下了,还能历史重演,再捡一个热的浑身是汗,都快要中暑的熊孩子回家去。
他是常年不变的体温,不怕冷热的,家里也没个风扇空调之类的东西,楚恕之一只手拎着郭长城把他扔到沙发里,又好生灌了几大杯凉水下去,这小孩儿脸色才好了点。
他这时候也是不着急,美名其曰是借一条胳膊一条腿给郭长城抱着降温,实则是不放过这个自己送上门的靠垫,舒舒服服搭在他身上看着股评。
等到郭长城好不容易喘匀气儿了,才收起手机把看好的股记在心里,眉毛一挑,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轻柔开口问话。
“说吧,怎么回事。”
他不提倒还好,楚恕之这么一问,郭长城整个人又像是焉了吧唧的狗尾巴草,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眼眶都有些见红了。
“我,我舅舅他…”
尸王听了好久没等到下文,大爷一样往沙发上一靠,却见到他眼泪已经掉下来,啪嗒啪嗒地打在沙发上。
“病了还是死了,要超度找林静。”
楚恕之天生不会说安慰话,替人出头倒是专业级别的,不想这时一句嘲讽下去正好逼出了这多金贵似的下文。
“不是,我跟我舅舅出柜了!”
红着脖子吼完这么一段,郭长城还含着眼泪小心翼翼地瞄了楚恕之两眼,又垂下脑袋恨不得把自个儿整张脸都藏起来,刚涨起来的气势呈直线以每秒500码的速度下降。
“然后…然后他就把我赶出来了。”
本还在搜肠刮肚地从脑子里找安慰话的楚恕之一下就乐了,抬手放在他头顶,安抚小动物似的揉了两把。
“可以啊,出息见长了,才相完亲就出柜。”
郭长城没料到他会是这么个反应,呆呆地愣了好一会儿,脑袋都被楚恕之抚得短路了,刚止住的眼泪鼻涕又开了闸的掉,一边哭着还一边打嗝。
“楚…楚哥,我喜欢你…”
楚恕之老神在在地收回手,冷静淡定地哦完一声就去够放在茶几上边的杯子,一口水还没咽下喉咙,突然呛得咳嗽起来,比年初郭长城被他掐的那回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他好不容易一口气缓过来了,才以一种看天敌惊措和敬佩交混着的神色望向手忙脚乱给他顺着气儿的郭长城。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卧槽,尸王大爷有点懵了。

‼️‼️‼️链接走评论‼️‼️‼️

“Don't ever call me Superboy!”——?

The death of Superman.
……不如期待一下Bloodline.

能让你快乐的Han相关官方小说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趁着SOLO吸了一些韩粉,作为韩厨(x)就整理一下自己想安利的韩相关小说,包括旧正史和新正史。主要是韩中心或者重点相关的,一些群像的小说太多了就不放了。


老韩作为主要角色的SW小说一般都很有趣,能让你快乐,可能因为这个小走私犯就是很搞笑。




衍生宇宙(旧正史)



  • The Han Solo Trilogy(韩·索罗三部曲)





如果你喜欢SOLO电影,这个三部曲系列是绝对值得一读的。时间线从大约4-5岁到ep4遇到卢克与欧比旺之前。虽然官方没有直接这么讲,但是能感到SOLO的很多设定都取材于这版三部曲,例如孤儿、儿时混迹街头、入过帝国军校、有个科雷利亚初恋(Bria Tharen)……兰多、楚伊、波巴、贾巴、维达、贝尔·奥加纳都出现了。


目前好像没有汉化版,但这部小说是青少年读物所以语言比较质朴,不难读懂。情节很有趣,很多重要情节,例如初遇兰多、赢得千年隼、加入贾巴团队,都有写到,而且相比于SOLO肯定有更多细节(比如军校学习经历),小韩人设和SOLO不完全相同,但是非常可爱。作者A. C. Crispin还是《加勒比海盗》前传小说的作者。


我翻译过一章,韩与兰多、千年隼的初遇







  • The Han Solo Adventures Trilogy(韩·索罗历险记三部曲)





单身汉先生是SWEU中拥有两版三部曲的人。


这版三部曲是第一部SW官方小说,第一本出版于1979年,也就是在ep5上映之前。因为实在太早所以很多经典的电影梗是看不到的,有些设定也和后来的电影有冲突,但是作为韩和楚伊的冒险故事还是值得一看的。时间线在ep4前两年。







  • Honor Among Thieves(盗贼荣耀)





时间线在ep4-ep5之间,韩、楚伊和一个义军女特工一起追捕一个盗贼的故事,除此之外莱娅的戏份也很多。HanLeia还处于傲慢与偏见阶段,笑点非常多。作者对于老韩的语言风格把握得很到位。而且这本有汉译本,最近刚刚出版的,可以买到。







  • Scoundrels





迪宝一刀切之前EU最后的几本小说之一,作者是EU索龙三部曲和迪宝新索龙小说的作者Timothy Zahn,质量保证。韩、兰多、楚巴卡三人中心向,纯净的小流氓故事,没有出现任何力敏人物。时间在ep5之前,算是解释了为什么兰多在云城见到韩的时候那么尬。







  • Hero for Hire





这本非常搞笑,Han的单口相声。设定是ep6韩刚被解冻后和楚巴卡被关起来后,一个修道士来这里采访韩,于是韩就以他的视角来了段相声讲述了ep4的故事。包含大量HanLeia, Skysolo, HanChewie官方糖。我翻译过一段节选:与卢克莱娅一起作战并参加庆典是怎样的体验







  • Tales of the Bounty Hunters





几个赏金猎人的故事集,其中波巴篇(The Last One Standing)基本就是波巴追韩追了大半辈子的故事(一首雨蝶在耳边响起(快停下。安利这本主要还是为了推销HanBobba(否)。







  • X-Wing: Solo Command





主要是想趁机安利一下叉翼系列(。)这是叉翼系列的第七本,老韩指挥的索罗中队相关的故事。叉翼系列在EU非常经典,有大量搞笑的飞行员沙雕日常。








迪宝新正史



  • Last Shot: A Han and Lando Novel(最后一击)





SOLO的先导小说。主要是韩和兰多共同解决了一次机器人危机的故事,插叙风格所以时间线跨度很广,有L3和幼年Ben出场。韩兰多互动很多很有趣,甚至还有兰多叔叔和小本的互动。







  • Smuggler's Run: A Han Solo & Chewbacca Adventure





儿童读物,ep4和ep5之间老韩和楚伊去救一个对义军至关重要的人的故事,主要是人物还原挺成功的。







  • Most Wanted





在SOLO刚上映的时候出版的,韩和绮拉在SOLO时间线之前的成长故事。我还没看,先放着吧。






附:喜欢的话最好还是支持正版(中亚和美亚一般会有),暂时不想买正版的话点这里SW电子书库http://www.hungry-ewok.ru/sw/all_books.htm

[Kontim]Man lost/寻人启事

>Conner5/25失踪两周年纪念。

***

“你疯了吗?!”

康纳开始回忆起一个月前的对话。
他还记得西蒙放下了手里的实验青蛙,摘掉护目镜,露出底下那张又傻又蠢的呆脸,用震惊与不可思议所交织的表情盯着他。斯莫维尔的空气里还参杂着些许寒意,从百叶窗的缝隙偷偷溜进教室的阳光不足以与低温抗衡。
而现在他只能借由车载空调驱走窗外的热气,从反常的高温中解脱。
撕裂黑暗的只有两束车灯,不多不少,正如高速公路上只有他一个人,这几乎就像是为康纳所修建的公路,只为了能让他从斯莫维尔到哥谭走一遭。
黑暗伸展着漫延,没有尽头地携带着过去的碎片向前翻涌,只是在这场比赛里他已经输给了身后追随而来,甚至早就超过他的影子。
至少他没有一无所获地回去,康纳回忆着哥谭市的陌生地址,那儿除了待拆的废弃居民楼什么也没有。
不是说他没打过溜进去看看的主意,但是…好吧,是的,他溜进去了。

“我必须去,西蒙。”

几乎就要趴在方向盘上的男孩叹了口气,康纳已经能想象出西蒙说“早告诉过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也许他不该这么固执,然后留在斯莫维尔高中,抢走西蒙已经写完的作业。
如果可以,他会给一个月前的自己来上一拳,抢走超人存钱罐里的所有兼职积蓄,拿去买蝙蝠侠手办,或者是一把达斯维德光剑。
但现在他得先停下来,在休息站停到天亮,如果足够幸运——半夜不会突然下雨的话,几个小时以后他还能看见黄太阳的光芒从地平线开始闪耀,直到无处不在。
暖色会充斥整片天空,带来新一轮的热度与光明,使阳光终于抵达地面,用长久的光照将那些阴影的产物灼烧成为灰烬。同时将黑暗从坚硬的柏油路面死死下压,让这不属于活人世界的东西滚回地底。
一点过二十,康纳在手机电量只能硬撑十五分钟的时候记下了时间。他的手表也许是掉在了哥谭,也许是它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主人的冷落而逃跑了。

“等等,等等…好吧,但是你得回答我这个。”

康纳拔下钥匙,有些费劲地把自己的肌肉直接从驾驶位挤向后座,倒进对他而言显得过于狭窄的座位,从喉咙里吐出了近似于叹息的咕囔声。
记忆里的西蒙还在继续开口,而康纳不得不使悔恨,失落,以及为无名氏的哀悼从心脏处融入血液,随着每一次搏动传递至全身,好让他满怀愧疚地活着。
“无名氏”先生当然有过名字,即将涌出的音节死死地黏在康纳舌尖,那个从租房合同上被划掉的名字曾经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二熟悉的名词。
在被打翻的红色墨水的覆盖之下,只有三个字母足够清晰到康纳能辨认出来:Ti与D。
但像所有人一样,他忘记了该如何使用喉咙与舌头发音,该如何去除舌尖上牢固的胶水,说出被抹去的名字,好让远逝的人回到地表的世界,从阳光下的灰尘之中重归,而过去的碎片会变成新的浮尘,在光照下爆裂。
或许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非去找那个家伙,听着,那条推特是七年前的,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还活着?”

如果,仅仅只是如果。康纳把彻底没电的手机扔去副驾驶座,将手臂枕在脑后。如果他没有在四个月前看到那条凭空出现在他关注推送里的推特消息,没有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寻人启事用整整三个个月的好奇心来填满自己,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老天,他还得记得把手机里的截图删掉,如果有哪儿能充上电的话。
那个用户名叫“Youngjustus”,看上去像是个什么喜欢看漫画,又宅又呆的中学生。当然啦,他的头像更进一步印证了康纳最初的猜想。
康纳蜷着腿,不得不用被当做外套来穿的衬衫挡住眼睛,以免“Youngjustus”头像上的蝙蝠在他睡着以后活过来,用黑色利刃似的翅膀割开他的梦境。
为什么非得找到那个人?
也许是因为对方同样也在寻找,即使是在失去任何可能性的时候,而现在轮到他回报这份努力了,即便只是徒劳。
推特上的那条寻人启事简单至极,甚至连格式也中规中矩——如果有任何人认识康纳肯特,请联系这个账户——显示在屏幕上的所有有效信息只有这些。
康纳向他发送过消息,但一个月的等待让他确定了一件事:这个账号的主人不会再使用它了。
他没能在十分钟以内入睡,这只能怪罪于因为困倦与疲惫而越发消散的记忆,康纳试着聚拢它们,但红色墨水侵占了其他所有的零散记忆,像是液态的火焰正流动着灼烧那些至关重要的细节。
其中包括无名氏先生真正的名字,他的下落,还有他们不得不用上一生的时间来相互寻找的原因。
一个月前西蒙帮他黑进了无名氏的推特帐号,就像相当一部分的超级英雄都拥有的技术宅朋友那样,而康纳得到的结果是一个最后登录地点。
并且他必须承认一点,装作保险公司员工算得上他有趣经历排行榜的第二名了,第三名只能是闯进堆满杂物,被灰尘所侵占,吞噬的居民楼冒险。
康纳还记得他能够轻松进入无名氏房间的原因,那道门似是从未被钥匙束缚过,虚掩着等待他的到来。
…但接下来是什么?
租房合同被墨水瓶死死压在卧室里的书桌上,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他没法回忆起门口的摆设,整个客厅的布局,或者是厨房的位置。卧室墙上泛黄得快要破碎的蝙蝠侠海报是他所有记忆碎块里最清晰的那一个。
还有封壳已经裂出缝隙的过时CD,康纳记得这个,“赶时髦乐队”和“恩雅”?无名氏先生对音乐的品味实在是令人惊讶,而即便如此…康纳还是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和其他所有他能找到的,与那个人有关的东西装进了背包。
线索到此中断,说真的,康纳不知道他还能如何寻找下去,在他将到达的每一个州,每一个城市的所有墙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可不在考虑范围内。
于是他试着远离这座曾隶属于黑暗的城市,去往佛罗里达继续他的寻找,即使这只是个转瞬即逝的想法。
康纳决定放由不再清晰的记忆消散,他再也支撑不起眼皮,哪怕是被红墨水所遗漏的,在象征着摆脱阴霾的高速公路出现以前,寂静坐落于出城路口另一侧的公墓完整地建立在他的思维里,是的,他不会再胡思乱想,不会再考虑关于“无名氏先生”的任何事。
这只会持续到到第二天清晨,然后他会任由Ti&D入侵他的大脑,现在康纳得阖上双眼,就算公墓的模型出现在梦中也毫无怨言。
而总有一天,康纳在晨曦与黄昏的界限之中,意识起伏着却最终下沉,总有一天他会真的去那个阳光州。
寻找他的阳光。

“…我不知道,我只是必须找到他。”

***

提及到提姆的部分相当有限。

重生Conner消失两周年了,除去Detective#965与Super sons tomorrow的明日泰坦,两年杳无音信。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Tim寻找Conner的故事,最终变成了神神叨叨不知所云,时间线混乱的Conner寻找属于他的阳光的故事。

我爱康纳肯特。

Into the dark.

[3]

-Reylo.    Kylo Ren/Rey

     现代AU.
   *警告:非健康成瘾症。(酒精依赖症)
    关于芮芮,设定是一个刚拿到资格证不久的小阔爱,所以写出来很多地方可能不太像心理咨询师叭(´・ᆺ・`)
短小混更!!…

***
“我在eBay看上了一套二手画具,好看,便宜。”
凯洛甚至还带着点鼻音,然后他咳嗽了两声。
“……什么???”
蕾伊被铃声惊醒先看了看时间,猛地从床上弹起想换好衣服冲出门以前,却穿着单薄的底衫愣在了被窝里。
“但是我没买到,有个家伙在最后一分钟加价了,贱人啊。”
女孩儿重重地倒回枕头里,透过信号基站将痛苦的呻吟传到了电话另一端,但幸好凯洛没说什么别的,没说什么…
“我以为你是想…上次你半夜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知道的。”
凯洛那边原本听上去怒气冲冲的声音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在沉默的时候他又咳嗽了好几声。
“对不起。”
她继续了叹气,试图摆脱被子的桎梏,只不过在半途中失败了。
“你以为我想和你说遗言,是吗?”
蕾伊听不出来他的情绪,只像是包裹着一层浓稠的黑色颜料,又有点像是在笑,让她连反驳都说不出来,句末的反问让那声音听上去磁性又性感,还有一丁点,一丁点的催眠。
凯洛挂断了电话,倾诉的欲望如同被浇灭的篝火,湿得太彻底,火星都变成了黑色的灰尘。
只是这不能怪蕾伊,凯洛在这方面也是个有前科的再犯,在上上上上次喝醉的时候,他拨通了紧急联系人里仅存的号码,讲述了一个用酒精淹死自己的伟大计划。
只是现在他还坐在画架前,面对空白的画布,左手边曾经是颜料盒的东西被他当做烟灰缸用着,夹在手指间的烟头烧到了末端,毫不犹豫地,他将烟头按上洁白的画布,仅仅留下一个焦黄的痕迹。
他本来想说,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复饮了。
画布却没有因此燃烧起来,也许是因为他太用力了,凯洛松开有些颤抖的手指,任由烟头掉在地板上。
有许多东西他没能得到,如同那套画具。
受怒气与绝望的混合体所驱使,凯洛将还没洗干净,残留着深红色的笔刷沾满黑色颜料,从焦黄烧痕开始,黑暗大面积地漫延,如果不是已经深夜,凯洛打了个哈欠想着。
如果不是熬夜让他脑袋有些发晕,最近的24小时便利店在一公里以外,他绝对会出门买些能够解渴,能够让他灌醉自己的劣质酒精。
但是考虑到现在已经五点四分了,他决定放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再用红色颜料在画布上涂抹一层,然后就是乖宝宝的睡眠时间。
凯洛只觉得浑身乏力,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出了工作室,直接瘫在离他最近的沙发上。
六点三十五,而蕾伊没有发短信,也没有再打一个电话过来。
也许他——也许他挺在乎蕾伊的,但凯洛拒绝承认这一点,又或许这不过是出于半夜叫醒一位年轻女士(凯洛更倾向于把她看做一个小姑娘,谁在乎呢),还对她摔电话的愧疚。
不过怎么样,凯洛都决定把电话关机,没有什么能让他在明天凌晨,三四点的那种,以前醒过来。
在十点的时候他的计划泡汤了。
就好像他的门铃谋权篡位,取代了闹钟的地位,从正好十点整的时候响到了十点十分。
不是说凯洛懒得起身去开门,但是…好吧,他就是懒得去开门,还想拿不管他手里有什么东西去杀了按门铃的家伙,也许第二天的头条就是抑郁画家起床气发作蓄谋杀死XXX。
所以谁会是那个幸运的XXX呢?凯洛先是将腿挪下了沙发,给了它们一分钟来适应地面,再呻吟着坐起身,双手撑在身边,试图摆脱眩晕感。
他的手机上有两条未读信息,发信人的备注称呼是“去他妈的AA”。
门铃再一次响起,门外的潜在受害者已经不屈不挠地按了二十分钟了。
凯洛不得不拉开门,气冲冲地,几乎下一秒就要将谁撕碎,就好像黑暗吞噬了真正的他。
……
噢,哦,喔。
“本。”
门外的老头儿说,额角遍布皱纹,双鬓斑白,眼中的震惊与喜悦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了不易察觉的水流。
凯洛愣在了门边,不知道应该回应什么,或者该如何用自己的舌头发出音节,如何控制自己的鼻腔呼吸。
“韩索罗。”
他下意识地说,起床气的影响在逐渐消退。
而明天的头条什么都不会有了。